河洛历史风云网

林安梧: 观照存有,安顿精神,象在形先,同归于道

河洛历史风云网 http://toenjoy.cn 2018-09-30 15:50 出处:网络 编辑:






  林安梧,台湾台中人。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台湾大学哲学博士,曾任台湾“清华大学”教授、台湾师范大学教授,慈济大学宗教与人文研究所所长、台湾元亨书院创院院长,现任山东大学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杰出。海外访。问学者及儒学高等研究院客座教授。发表专著20余部,专业学术论文200余篇,关注儒释道文化的继承与发展。林安梧师从牟宗三先生,是当代新儒学第三代中极具创造力。的学者,在牟宗三先生“两。层存有论”的基础上提出“存有三态论”,主张融通三教,面对21世纪文明的新挑战,展开对话与交谈。方法论上,以王船山、熊十力为基础,提出“道、意、象、构、言”五层诠释的中国诠释方法。论。林安梧尤为关。注儒学的现代适应性。问题,近年来更深研哲学治疗学之可能,开讲《四书》《金刚经》《易经》《道德经》等,推动民间书院讲学之风而不遗余力。

  笔者有幸在山东大学旁听林安梧先生讲学,听讲过程中即非常期望向林先生求教一些问题以促成访谈,而林先生爽快地答应了。采访当天,我与司机到山东大学中心校区接林先生来到编辑部参。观指导,从早上一直谈到中午,林先生的讲解醍醐灌顶,闻之畅快淋漓。过后整理录音过程中,一个明。显的感受是,林先生之思想,着实有一个“论”在那里。这个“论”融通了儒释道等思想源流,形成一个总体之观念,非。常有见地,并且非常有意味。


  受访者:林安梧


  采访者:曾繁田


 

台湾元亨。书院创院院长林安梧


  曾:林。先生讲,人的精神安顿依赖于三个脉络:天地、先祖、君师。请您分别谈一谈,此三者如何安顿我们的心灵?


  林:一般来讲会谈到荀子讲。“礼有三本”,所谓“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这也就是天地亲君师,其中。天地是自然的脉络,或者叫自然的共同体;先祖是血缘的脉络,或者叫血缘的共同体;君跟师呢,就是政治社会人文的共同体,君代表社会政治,师代表人。文化成。在我们华人的思考中,人离不开这三个共同体,所以我们的精神安顿也就放在这里,自然共同体、血。缘共同体、文化共同体,对应着天道、家庭、道统。


  我们心里必须存着这些共同体,而不能违背它们,这样。我们就会觉察到自己跟这些共同体有着密切的关系,人跟天地的关系、人。跟祖先的关系、跟君和师的关系,这些都。很重要。这里面,师讲的是圣贤、前辈,君讲的是在一个群体里面管理事务、发号施令的人,荀子说:“君者,何也?曰:能群也。能群也者,何也?曰:善生养人者也,善班治人者也,善显设。人者也,善藩饰人者也。”


  在儒家看来,人的生命的安顿。处,它是很多元的,织成一个非常宽广的脉络。可能有各种不同的表述方式,但是终归离不开“天地亲君师”。或者说,离不开孟子所讲的“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天道、人伦、社会、文化都在其中了。我认为儒家一定要把握住这几个共同体。


  现在有人。主张“君”这个字要有所改变,这当然有我们所同情的理由,但是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君,其实就是人们一起合作的时候,应当尊重群体中的领导者。相应地,领导者也要尊重群体中的每个成员。君,不必理解成君主专制的那个君。因为我们。看君这个字,它从尹、从口,尹就。是管理事务,口就是发号施令,君原来的意思也就是这样而已。


 

林安梧先生接受访谈


  儒家讲精神安顿基本上是很实在的,但它也不是只有此生此世。孔子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儒家应该。讲是“视死如生”,它不是只有此岸世界,它是通生死幽明于。此岸,但并不是只有。此岸,因为我们的生命有过去、现在、未来。现在很多讲儒。家的把它讲得太。窄了,好像儒家只有此岸没有彼岸,实际上它是通此岸彼岸于此岸。儒。家也有三世啊,但是它的三世并不像佛教讲的三世因果。儒家的三世,过去、现在、未来,是放在一个。群体的脉络里面,天地的脉络、血。缘的脉络、文化的脉络。所以我们华人会这样讲:我是林姓人家,我是福建漳州的林姓人家。就是要关联到地域。我们的思考一直是这样,接地气,但是又通天道。


  曾:道家讲“名以定形。”和“言以成物”,似乎主体的言说决定了万物的存在。请林先生就此谈一谈“语言”与“存在”的关联。


  林:道家如果顺着王。弼讲下来,就会讲到“名以定形”“文以成物”。人类用语言去论定这个世界,可能会产生什么效应、后果乃至流弊,道家在这方面的反省是。最深的。因为人不可能不使用话语,不可能不使用文字,不可能不使。用某种表达去言说这个世界。唯有经过语言符号去说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才能成其为一个世界,但是在说的过程中,当我们说定了对象,那。就。开始成为一个问题了。这时候该怎么办?《道德经》。就讲:“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道就根源说,德就本性说,物呢,就是经过话语去说了,就要使用语言、文字、符号等。“物形之”这个形,就具体落实了,这个“物”不只是一个对象物,而是器物、结构、制度等都包括,这样汇总起来最终形成一个势。


 

林安梧先生畅谈“存有三态论”


  如果“物”往“势”走,就要出问题,所以要回到“道”跟“德”,回到根源和本性,“。尊道。而贵德”。老子认为任何事物一定要回到根源、回到本性才不会出问题,所以《道德经》讲“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又讲“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冲气以为和”。这是在告诉我们,人通过语言而论定存在,但是这个论定的存在,是人们所论所说的存在,它是存在的对象物,而不是存在本身。所以面对这样的存在,一定要有另外一。种心境,就是我们要认识到,人的。话语是可以解开的,当话语解开了,存在才能够彰。显它自己。所以譬如读书,我们说:读书要读入字里行间,而不要死在字上。我们不能执着在语言上,要思考言背后的意。是什么,所以庄。子主张得意忘言、得意忘象、得鱼忘筌。不能执着在言,而要真正进入意,而意又要上溯到道的层面去体会。道家在这方面反省很深,提示不要在话语、文字上争执,而必须回到存在去面对。


  曾:林先生曾经加以比较:中国。哲。学主张“象在形先”,西方哲学强调“形在象先”。请先生展开讲一讲“形”与“象。”的关系。


  林:这就牵涉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因为。我们中国的文字是图象性文字,图象是最接近存在本身的,而我们很清楚地知道这个形之为形,它是由话语去论定才成立的,所谓“名以定形”。一个名在未定形以前,它实际是一个象,而象如果没有经过名来论定,它就还没有确定。中国哲学基本上主张“象在形先”,所以对我们来说就很清楚,当一个文字、一个图象出现在那里,它就是一个形象,它表。意一个象,而它的形我们基本上可以忽略。这是汉字的特点,我们基本上不执着于这个形,而是知道这个形是在表达一个象。所以特别重要的就是,如果象在形之先,象就不被形所拘,而如果象在形之后,象就被形所拘了。也就是说,这个形,它是经由话语、文字去论定的一个对象化的形体,也就是具体化的形体、形器。而象呢,它当然也可以连在这个形体、形器上,成为体象、器象,但是象之为象,它可以。浮出来,浮出来就不为形所限制了。这是华夏文明很独特的地方。西方起初也有一些图象文字,譬。如埃及的古文字,但是到后来都废弃了,变成一种拼音文字。因为图象性文字没有办法表达比较高超的、抽象的、普遍的概念。之所以会这样,就牵扯到象。在形先、形在象先的。区别,象在形先,象不被形拘束,形在象先,象就被形拘束了。


  譬如西方的风景画,它讲究定点透视,要合乎比例,而中国的山水画是多点透视,所以在写生上就很不一样。西洋画家是固定在一个地方按照比例画,端视这个世界把它画出来。而中国画山水。画的这些先生,他们是出去游玩,在各处做记录,然后回来重组为一个象。他们画的。时候讲究写意,因意而把。象彰显出来,基本上是象在形先,意又在。象先,而最。重要的仍然是道。所以我一直讲,“道、意、象、形、言。”,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我们说中国的图象性文字,它最接近存在本身,所以它的语义表达方式,就跟拼音。文字很不一样。拼音文字严格来说并没有文字,它通过符号去记录语音而构成文字,文字连着语言,在语言之下。而我们的文字独立于语言,它跟语言有密切关系,但是它在语言之上。譬如说某人的名字用普通话怎么念,用方言念就很不一样,所谓方言其实就是古。汉语。比如念我的。名字,用广东。话、闽南话、客家话、普通话来念,那差得很远。所以中国的文字跟语言是“一统而多元”的关系,汉字的特。点在。于表象其意义,非常独特。文字表象意义,它就很接。近存在。中华民族重视的是生命情志之感通融。合,就是说我们的表意系统有一种生息互动在那里。


  西方的语音中心就不同了。语音中心。的话语系统,跟图象中心的表意系统,那就很不一样。图象是回到存在本身嘛,而语音就很重视逻辑、语法、结构。所以西方有非常严格的文法,而中国重视的是章法,因为汉字最贴近存在。一篇文章、一首诗作,我们整个获取意义的方法,都。跟西方获取意义的方法不同。所以我经常说,要理解中国古代经典,要读古诗文,就一定要。感其意味、体其意蕴,然后才能明其意。义。觉知到了意味,进一步体会意蕴,最终才能够明了意义。如果把古文当外文,用文法分析,那分析来分析去,它就死掉了。这一点,我想。对于语文的教学也很重要,希望能引起重视。


  象在形先、形在象先,这个区别非常重要。譬如中国山水画,它不是定点透视,不符合物理比例。一幅画里面,山上面那个亭子,显然太大了嘛,亭子里面的人,头几乎顶到梁上了。为什么可以这样?因为它是多点透视,画家走到。景象里面去了,透视点是。动的。这对我们来说很容易理解,感到很自然,一看就懂。洋人就觉得很奇怪,你跟他说,走入画中去观画,他不能理解。但是你对任何一个中国人说,走入画中去观画,他依稀仿佛就懂。这就是中西文明很不。一样的地方。应该怎样去体会中国文化,这很重要,要不然就领会不了,就会拿西方的框架来“格”中国的传统。我把这叫“逆格义”,刘笑敢先生称之为“反向格义”。我常这样比喻,如果以用。叉子的方式来用。筷子,那筷子当然是非常糟糕的叉子。可是筷子是筷子啊,它有。筷子的使法。


  对人类文明的发展来说,不同文明的原型应该拿。出来进行对话,这当中就包括“象在形先”还是“形在象。先”。譬如说,基本上中国画都是写意画,写实也是写意。你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那是写实,但它最重要的还是写意,意境如果没出来,那就不算上品。西方画基本上是写实,就连抽象画也是写实,抽象画所写的实不。是现实经验之实,而是写一个抽象之实。中国画非常重视留白,那里面有一种生命的律动。西方画尤其是。油画,它要填满,在这个空间里通过色块等来彰显它后面的本质和意义。而中国画是要彰显生命的律动。这很有意思。所以,如果用我的说法,西方重在“话语的论定”,而中国重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