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历史风云网

历下的这个女子

河洛历史风云网 http://toenjoy.cn 2018-09-26 15:21 出处:网络 编辑:







 





  历下的泉水,滋养了天下人的心府。一百年间,艾芜、胡适、老舍、瞿秋白、沈从文、孙犁、徐。志摩、周作人……多。少深情的襟怀,都曾经与这些泉水发生了深长的共鸣。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的一个夏日,对女子有着独到体贴的郭。沫若,就在趵突泉边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一代词人有旧居,半。生飘泊憾何如?”(。《题济南李清照故居》)一个“憾”字,诉尽了对于这个历下女子半生飘泊的无限同情。



  曾于梦里寻找她的足迹,瘦瘦的月亮,正照着一城的清泉。



  800多年的烟云怎能模糊了她的容颜?这个夹在北宋南宋之间的女子,竟在当下这个月瘦泉。绽的夜晚,如此地生动着。月色泉影里,轻轻地,仿佛有她的魂魄,还在徘徊复徘徊。



  她是在独自思乡的煎熬中辞世的。这种独自的思乡,煎熬了她二十多年。一番番的风,一番番的雨,在她苍老的心上咬出着斑。驳的伤痕。当然还有。如泣的蛩鸣和一下下捣衣。的砧声,再把这斑驳的伤痕撕扯得血肉模糊。而一声一声无情的滴漏,更是拉长了无眠的夜,让她清醒在锐利的苦痛里,思乡的情绪也就越发地如这泉水一。样诉吟不已了。也许,让她能够在这种漫长而又无望的苦刑中活下去的支撑之一,就有历下的这片甘醇而又从不枯竭的泉水。那。时的泉水该不会叫“漱。玉”的吧。?



  因为就是这片泉水。印证着她曾经有。过的幸福。那是可以对于爱情自由向往的。少年时代,那是与所爱的人赵明诚朝夕相处了10年的青年时代。



  清的茶香是与明亮的笑声一起,在这活泼着野性的。泉。边盛开的。屋内身边,尽是两人竭其所有换来的金石书画。把玩展阅自不必说,当然还会有校。勘、整理与题签。最为欢乐的时刻,还是以打赌的胜负决定喝茶先后的游戏。随意。说起一件事,便。指着堆积的书史,让她说出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金。石录后序》)。常常是连连被她言中,那茶也便会喝了又喝,竟至兴奋忘情地大笑着,将茶杯连同茶水一起倾覆在。怀中。



  虽然家族因。为朝。廷的政治斗争而正被残酷地打压,可是她却沉没于自己的幸福之中。这是一个女人的幸福,没有任何奢望,更是与世无争,只需要爱人的陪。伴。幸福是这样的刻骨铭心,以至于在她潦倒得亲人、财产连同健康全都一无所有的晚年,还在一遍遍地忆起那个倾覆的茶杯,并死死地抱着归来堂时的那个念想:能与丈夫默默无闻地老死于这个泉边的乡间该有多好!



  可是国。破的时分,一个幸福的女子怎能不跌入悲剧的深渊?她所曾经的幸福与。欢乐,似乎只是为。了加。重、凸显这种悲剧的深切与沉重。



  这是连星月。也被窒息的黑夜,只有这些清泉会在浓稠的黑暗里独自开放,睁着清。清亮亮的眼睛,为这。方土。地留下不涸的光明。即使在冰天雪地、连人的。心都冷酷。成冰块的日子,这些泉水也会汩汩地涌着淌着,让那丝丝缕。缕的暖意藤蔓般萌生。了。



  但是连这点光明与温暖,也与这个夹在北宋南宋之间的女子。完全无关。在时骤。时疏的金兵铁。蹄的擂击声里,那样爱着的丈夫在她46岁的时候猝然病逝,连一心依赖的皇帝也逃得追不到踪影。真是靠山山倒,倚墙墙塌,无依无靠的女子,独自惶恐在破碎的山河之中。



  惶恐中,她也紧紧地守着与丈夫一起收藏着的金石书画——那。里有着丈夫的体温手泽。和曾经的快活时光,当然还有着那只倾覆在怀中的盛满着笑声的茶杯。



  再是紧紧地守护,一双女人的手,又怎能守护得住?先是故乡中排满了十来间房屋的书册全部被。金人付之一炬;继而,南奔时“连舻渡江”的两万卷书和两千卷金石刻,也在金人所占的洪州基本散为云烟。就在她为紧紧守护。的金石书画损失殆尽而悲伤不已之时,朝廷却又传出丈。夫曾经将一把玉壶送给金人的谣诼。为了给丈夫洗清冤屈,更为了避免灭顶之灾,悚怖之极的她只好尽将家中所藏古器,全部献给朝。廷。只顾逃跑的皇帝哪里去寻?这些珍器最终尽皆落入官军之手。南奔时曾经载了15车的金石。书画,等流落到会稽赁居于一钟姓人家。时,仅剩下。五七箱便于携带、又最为夫妇二人所喜爱。的书画砚墨。



  再也不能有所闪失,就把它们放。在卧榻的旁边吧,目能及,手。能触。哪天不是一遍遍将箱子开开合。合?哪怕只是看上它们一眼,凄惶孤苦的心也会稍稍得着些慰藉。谁知上苍竟是如此无情,他似。乎觉得这个孤单的女人还没苦到极。处,非要夺。走她仅余的慰藉。是在一个晚上,这仅存的书画砚墨,竟被人凿墙窃走五箱。必须记住这个窃贼的名字:卜居会稽时的邻居,钟复皓。



  视同性命、意在与身俱存亡的书册卷轴金铜古器,转眼成空。



  孑然的女子,孑然的恸伤,泣血的心和着寸断的肝肠。无助的泪眼盯向苍天,她问:可是。我命菲福薄,不能享受这些尤物?瘦弱的身子俯在残零不全的三数种书。册之上,颤抖如风中枯草。向着无尽的。黑暗,她问:夫君,夫君,可是你太过爱惜这些凝着咱们生命的宝贝,才把它们拿走?不然,为什么费尽心血熬去岁月艰难得到的人间珍品,却这样的易于失去呢?!



  带血的哀恸会让石头感动。数百年后,以厉苛著称、绝少人情味的明朝内阁大学。士。张居正,竟会因为这个女子的哀恸而错罚自己的部吏。那是在他见到一个浙江口音且又姓。钟的部吏时,迅速想到了夹在北宋南宋之间的那个女子的哀恸,立刻追问对方是否是会稽人。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张居正勃然变色。虽然。无。辜的部吏赶紧解释自己的家是才从湖广搬来也无。济于事,还是受到了莫名的贬谪处分。



  丈夫辞世3年之后,被哀。恸笼罩。的女子终于病倒了。国破,家破,夫亡,己病,又没有自己的儿女,几乎绝望的女子,挣扎着也是赌注。般地选择了再嫁之路。苦难似乎没有止。境。曾经沧海难为水,更何况再嫁之人张汝舟竟然是一个只图她的金石书画的贪婪小人。贪婪必然凶残,当张汝舟知道花言巧语骗娶的女人已经没。有多少收藏、并且仅存的一点也无法到手的时候,“遂肆侵凌,日加殴击”(《投翰林学士綦崇礼启》),拳脚相加之外还生出了杀人夺物的邪心。



  共。同生活了100天之后,这个身处无助困境且看似柔弱的。女子,又做出了甚至比再婚还要惊世骇俗的举动:告发张汝舟妄增举数获取官职的罪行,宁肯坐牢也要坚决离婚(宋朝刑律明确规定:告发丈夫,不管对错是非,都要坐牢二年)。



  再婚离婚,这个病中的弱女子,独自承当着身败名裂的人生结局。且不说尽失爱人赵明诚的亲朋,要。以曾经。的千金之。躯、贵妇之身去。坐不堪设想的牢狱,还有罄竹难述又有口莫辩。的现世的诽谤与谩骂、蔑视与唾弃。她甚至因为看到了 “败德败名”的“万世之讥”,而更让身心受着“愧”与“惭”的熬煎。这是可以将大山一样的男。人挤为粉齑的空前的压力啊。



  但是她挺身而起。



  柔懦的身体里,其实流动着故乡那片泉水的神韵。那是自由的歌唱,那是光明粹净而又刚烈不挠的血脉。谁会理解一个孤。独无助的女子的内。心?对于家庭温暖的渴望,对于异性照抚的渴望,在这样风雨飘摇、国破家碎的时候,也就来得更加的殷切了。再嫁,这是一个正常而又正当的选择。正人君子们可能会觉得这是对于已故丈夫的背叛,何况他们有着那样深挚的情感。可是谁去顾及她的。艰难,困苦,孤独,无助,还有她那细腻而又高贵的心弦上颤栗的忧伤与寂寞?而离婚,则是她逃离深渊、争得宁静与洁净的惟一。选择。



  再嫁。离婚。固然是一个女子。的无奈,却也见出着男人绝少具备的磊落。与胆魄,以及自由光明、粹净刚烈的心性。



  她不会为了一个“贞节”的虚名,让生命在虚幻中无所凭依。但是她又。绝不会为了不落骂名,而屈己苟活。对于贪婪残忍的张汝舟,她宁肯坐牢落下“万世之讥。”,也。不稍作让步。而对于前夫赵明诚,她则一往情深,有担待,能忍让,善回护,肯牺牲。渗透着他们共同心血的传世经。典《金石录》,是她悉心。保存、精心整理,而后署上丈夫的名字献给朝廷。作为建康(今南京)的首长,赵明诚曾在兵变之时与副职乘夜坠城逃跑。作为妻子,她有着很大的不满。她的“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诗句,不光是对于朝廷只顾逃跑、不去抗战的不满,也有着对于丈夫的批评。批评着,却也爱着,这就是莫大的催促了,丈夫于兵慌马乱的溽热之际策马赴任的急切,不是也有着。她的影子吗?没有生育,丈夫也一生没有娶妾,她是受着。感动。的。但是丈夫日久所生的待慢,更有在任上与年轻女。子的交往,都曾深深地剌伤了她。她痛苦悲伤,也怨也怪,却又真情地劝他,信任他,也给他改过的时间。尽管她有着天纵之才,写着天下第一好的词,写着天下。第一等的美文,还留下了我国女性所作的第一篇文学评论、也是我国词史上最早产生重大影响的理论文章《词论》——但是她更是个女人,从。而也葆有着不被外在因素所异化的完整的人性。她没有奢求,只是要拥有这样一个人,厮守着,爱着他也让他爱着,不要富贵,不要出人头地,也不要光宗耀祖,两人就在这泉边的乡间默默无闻一生。甚至所拥有的金石书画也不重要,它们只不过是他们所爱的道具与见证罢了。在她的心中,所谓的。经典《金石录》,哪有倾覆在怀中的那只茶杯分量重?有一个。“归来堂”足矣,让生命本色地放置。其中。“ 易安居士”的自谓,不正透露着她真实的心。迹吗?



  就是这样一个“易安”女子的平常心愿,在那样的中国,却绝难实现。虽然因为友人的搭救,她只在监狱中呆了9天。但是谁能说,她的后半生不都是在炼狱中度过的?据说她活到73岁,可是她的最后20年,在历史上几乎是一片空白,甚至连到底死于何年何月也没有一个定论。



。  没谁再去关注这样一个进入老境的女人,更无人知道她的心中到底盛着多少愁苦、伤痛与酸楚。偏安的朝廷与它的百官们早已酣醉在歌舞升平之中,丈夫墓前的柏树也该有半围粗细了。只有那颗心还在醒着,再多的酒,也不能稍稍麻痹这醒着的心。但是已经没有明天,只有回忆,便是一番番的风、一番番的雨,也无法打断寂寞连着的寂寞。寂寞,寂寞,寂寞,不舍昼夜,袭来,袭来,袭来,不分昼夜。



  偌大的中国,任凭。这个憔悴无助的女子,将盛满着愁苦、伤痛与酸楚的心,腌在寂寞的深渊里。



  是死在秋风苦雨之夜的吧?没有月亮,没有子嗣,没有亲人,更没有可以。指望的男人。无尽的寂寥与苦涩终于可以结束了,只有那不瞑的。眼睛里,还向天闪着故乡泉水的。光亮。这光亮透着一个诗意灵魂的绵绵的幽怨、愤恨与不甘。二十年间,这样一个揣着人间第一挚情又有着人间第一才情的女子,竟然默默无语。是她再用撕毁自己的自戕。方式,来宣泄无法与。世人沟通的悲愤与幽怨吗?这是。不鸣之鸣啊!我们今人承领着“进步“的称号,不再往这样一个女子的身上泼洒脏水,甚至还会有体谅、欣赏与同。情。但是,那种彻入骨髓的。幽怨与悲愤,我们能够感同身受。吗?就如都看见着她故乡泉水的涌流,可是谁。能知道它们地下的曲折与宏。富?那个曾经为她抱憾的郭沫若,在19。68年4月22日。之后的三天里,却是心上滴答。着血、哑默如石般地抄写爱子郭世英的日记,一连抄写了八大本。这个有着独立思想与自由灵魂的儿子,是被北。京农业。大学的造反派毒打刑讯了三天之后,反绑着冲出三楼的窗口摔地身亡。是已。经毒打致死后被造反派扔出窗外?还是自己反抗毒打与凌辱时的自杀?。至今没有结论。但是心上滴答着鲜血的郭沫若,是具体地体验到了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的息息相关。



  如今,瘦瘦的月正照着这一地的清泉。



  幽幽的泉水中,那颤动。的月魂,可是她憔。悴的容颜?潸潸的清泉,可是她的泪水在流?轻轻绽开又轻轻散落的泉珠,是她?邓榈拿坊?还是她沾满泪水的碎了的心蕊?



  就在我们无动于衷的时候,她的悲剧却感动了。世界。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世界天文界竟然用她的名字命名水星(又一个“水”字)的一道环形山脉。



  这样看来,我们应当永远记住并爱戴这样一个历下女子——李清照,记住并珍视这片伴她成长并在中国独一无二的地方——。中国济南历下与。历下的这些泉。水们。



(本文入选济南出版社《风雅济南》一书)



精选《漱玉词》



 



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鹧鸪天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点绛唇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菩萨蛮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沈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 



渔家傲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菩萨蛮



 



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轻。



角声催晓漏。曙色回牛斗。春。意看花难。西风留旧寒。



 



浣溪沙



 



小院闲窗春色深。重帘未卷影沈沈。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山。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



 



蝶恋花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长。山又断。萧萧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



 



蝶恋花



 



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鹧鸪天



 



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临江仙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客远安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忆秦娥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



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诉衷情



 



夜来沈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远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挡腥铮??碛嘞悖??眯┦薄?/span>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