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历史风云网

无言的延安和无言的峄山

河洛历史风云网 http://toenjoy.cn 2018-10-06 18:31 出处:网络 编辑:










  现在写散文的人很多,但真正写出特色,见出风骨,让人眼睛为之一亮,心胸为之一扩的却不多。我认为,山东的李木生是近年来少数几个让我过目难忘的作者之一,他的每篇东西都有独特追求,都有所寄托,都竭力发掘着对象的文化底蕴,并把。作家主题尽力投掷进去,燃烧成一片文字的火焰,化为一股生命的激流。作为山东人,他有明显的齐鲁文化背景,仁学可能是他的文化观的最后一道防线,他带着这样的。眼光看世界,看延安,看峄山,看一切,去发掘民族灵魂的根由,观照民族精神的美质,遂使他的散文有种特殊的文化意味和超越具象的文化深度。



  这里我选了他的两篇散文——。《初识延安》和《峄山》,推荐给广大读者。两篇作品,一个写“革命圣地延安”,完全用今天的眼光看延安,一个写位于山东邹城的峄山,一座并不高却令人咀嚼不尽的名山。作者从这两个地方,都挖掘出了对我们今天来说十分有价值的内涵,且勿等闲视之。





  先说《初识延安》。作者的朝拜延安,是在人们对延安已熟视无睹,虽然还在不时把“革命圣地”口头禅般挂在嘴边,却早已被商品化吸引了注意力,正。在淡忘着它的时刻进。行的。作者的称赞延安,也并不沿用往昔常用的那些观念和赞词,而是将延安充分地拟人化,人格化,作为一种文化象征来看。在作者笔下,延安是无言的,胸怀极为宽阔的,在红军走投无路的时候,它接纳了,在红军和毛主席住了十三年后走了,没再回来的时候,它想他们,但不怪他们,只是无言地思念着,独自吃着南瓜小米梳理岁月,它从未想过什么报答,相交了,就将心掏出来相待,即使承受委屈冤情,也不改初衷。作者写了刘志丹、《东方红》的改编者李有源,写了受冤屈的吴满有,还写了一度在文革中逃亡的习近平,都在表达着他对延安的边一理解。诚如作者所言:“至诚、至深、至热之情,往往就产生于这木讷、粗裸朴陋之中吧?细腻、敏锐与激烈。则容易导致矫情、脆弱与背叛。”如果说,作者发挥至此还不。算怎么特别新鲜的话,那么,随着他的足迹和思绪伸向杜甫与羌村,伸向黄陵与千年古柏,伸向花木兰与延安花原头村,伸向冼星海与撼天动地的壶口大瀑布,他的思想便跃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作者感悟到,延安是什么,延安是“将沧。桑风雨凝为骨血的最具阳刚之气的男子汉,是一位。超然于功利、默视千古的慈父”。我以为,这一意象的融铸,是很饱满也很新颖的。何 为延安性格,固可有多种理解,但李木生的这一发现,不能不说是富于文化精神的。





  再看看《峄山》篇。我是有幸到过峄山的,但我要说,它比我预想的还要小,在一望无边的齐鲁大野,它竟四面全不粘连地孤立着,好象造物主不慎洒落了一撮石头在这大平原上,煞是突兀。然而,真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作者李木生一面说它小的有如天地间的一个盆景,一面大力发掘着它的大美与仁义,空灵与聪慧,决不因其小而忽略它作为大美的存在。作者说,峄山的石头峄山的洞,在世界的山脉中堪称独步。说它是石头的瀑布,海浪的手摩挲了多少亿年,风雨的手雕刻了多少亿年,才造就了这些大慧若憨的巨型石蛋和噙满岁月的华丽石柱。但作者真正要说的是,峄山,这大海的女儿,乃仁的象征。当然,所谓仁的象征,是我的归纳,并非作者的说教。作者从公元前邾国的邾文公的“命在养民”,写到明朝薛希连的《峄山王母台题壁》,再写到郗公峄,桃花峄的来历,一直在探寻着一种磅礴的人文精神,峄山的坚贞形象也就宛然如在目前了。



  我在此只是想点出李木生两篇散文的气韵所在,至于。它的种种细部,只能由读者去品味了。在今天,好的散文恐怕既不能停留在对表。象的描绘多么穷形尽相,也不能重复老的题旨,只在外部特征上作“现代状”。或空讲所谓现。代性,重要的是传统与现代的血脉连结,形而下与形而上的密契无间,从而给当代人以人生或生命。的启悟。



  作者简介:



  雷达,原名雷达学,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主任、研究员。现任中国小说学会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论批评委员会副主任、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多届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评委。兼任兰州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本文系雷达对济宁作家李木生散文作品的评论,首发《文学世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