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历史风云网

儒家思想对梁祝文化的影响

河洛历史风云网 http://toenjoy.cn 2018-09-14 16:41 出处:网络 编辑:







  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发生在封建制度建立不久的汉代孔孟之乡——山东济宁。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出发,封建制。度代替奴隶制度,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进步。当时的统治者,为了维护封建统治,纷纷采取一。些加强中央集权统治的措施,特别是到了汉武帝时,提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思想,把儒家思想作为封建统治的正统思想。从汉武帝起二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儒家思想一直是封建统治的正统思想。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儒家思想所倡导的社会伦理道德规范,是适合社会发展的;是符合人们思想要求的;是。一种比较进步的思想。而作为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孔孟之乡,儒家思想早就渗透到先民社会基层文。化氛围,成为人。们思想观念、言行举止的“文化无意识”。作为发生在孔孟之。乡的梁祝故事也必将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梁山伯祝英台不是封建制度的反抗者,而是封建制度的遵从者、倡导者,儒。家思想对梁祝故事产生了深远影响。


一、儒家注重孝道的思想对梁祝故事的影响


  与其他民族文化相比,植根于农耕。经济之上的中国传统宗法社会和伦理型文化尤其强调“孝”,以致“孝”成为中华文化的核心和基本精神。儒家对“孝”的推崇更是不遗余力、无以。复加,并且构建了深邃、完善的孝道理论,出现了儒家专门性经典——《孝经》。儒家鼻祖孔子非常重视孝悌伦理,并将孝悌伦理作为落实其思想核心“仁”的始发点,所谓“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他提出“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事父母几谏”,认为孝敬父母更重要的是“敬”,满足父母的情感和精神需求。他还将行孝与守礼结合起来,主张“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此后,中经曾子、孟子、荀子的深化、政治化,至《孝经》。而达到极至。在《孝经》中,孝被认为是“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并被提升至“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的空前崇。高地位。以此“至德要道”、“以顺天下”,则可使政治。步入“民用和睦,上下无怨”,“天下和平,灾害不生,祸乱不作”之理想境地。《孝经》更直接把孝行道德与政治勾连起来,提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顺可移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这与《大学》修齐治平、内圣外王,由内及外层层外推的路数也是完全一致的;也。正是儒家强调教。化,力图实现政治伦理化、伦理政治化的特色所在。


  也正因儒学和《。孝经》“移孝作忠”、“。求忠臣于孝子之门”适应了巩固古代宗法等级社会和皇帝君主专制的需要,受到历代统治者的尊崇。自西汉“以孝治天下”,立《孝经》博士、令各级学校讲授《孝经》开始,尊崇《孝经》之风愈演愈烈,皇帝、皇太子亲自书写刻石、讲授、注疏《孝经》者代不。乏人,更将《孝经》颁行天下,作为士子科举仕。宦。必读必尊的经典。再加上经文本身的简短浅显,使《孝经》成为上自帝王将相、下至黎民百姓,近自中原腹地、远至异国他乡广泛流布的儒学经典。因之,孝广泛渗透到政治、法律、教育、艺术、生活民俗等领域中,积淀内化为中国的国民性格。民间俗语“百善孝为先”、不孝则是十恶不赦之大罪,便是力证。作为儒学源地的齐鲁故地,孝的渗透影响更为显著。早在春。秋时期的一则传说便很能说明问题,“齐遣兵攻鲁,见一妇人,将小儿走,抱小而挈大。顾大军至且,抱大而挈小。使者甚怪,问之。妇人曰:‘大者,妾夫兄之子也;小者,妾之子也。夫兄子公义也,妾之子私爱也,宁济公而废私。也。’”。鲁国普通平民妇女都知道。以保全宗子(即嫡长子、嫡长孙)的生命为重,她所。说。的“义”之本质就是尊祖敬宗,这正是孝的要求。孔融四。岁让梨的故事,至今被人们传为美谈和效仿。因为儒家主张“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在“以孝治天下”的汉代盛。行厚葬之风,这点在孔孟之乡表现的尤为突出。


  生活在孔孟之乡的梁山伯、祝英台自然无以逃。脱尊崇孝道的文。化场,也正是孝推动了梁祝故事情节的产生、发展和爱情悲剧的发生。祝英台女扮男装出外求学,是因父亲没有。儿子。无以。“显耀门庭”而“咨叹不已”,是为了“以。谢亲忧”;尽管她与梁山伯情投意合,但还是舍弃心上人,遵从父母意志,答应嫁给马家,还是因为儒家讲行孝要做到“无违”,后代愚孝更发展到“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的地步。若祝英台心中没有如此深刻的孝的观念,她也许能。在父母定下与马家的婚事之前向父母禀明真相,能不从父母之命抗婚或者。逃婚,也就不会有梁祝悲剧发生。但深受孝道文化观念熏陶浸淫。的祝英台和梁山伯不仅做不到,意识里也想不到。而梁山伯出外求学是为了“事君”,是为成就功业“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同样还是为了一个孝字。生活在孔孟之乡的民众如此认为,也是从孝的角度解释梁山伯不能如期赴约而错失良机的。如山东。琴书唱到:“我见二老爹娘为没有儿子而生气,为解父母之忧,我就女扮男装上学堂”;“初分手她问我几时把她看,我言说看。她五月到端阳。谁知道父亲远去讨帐,家中撇下年迈的老娘。侍奉老母难远去,因此上,看英台直到九月还没去他庄。”因此,可以说,没有儒家如此推崇和宣扬孝,也就不会有梁祝爱情悲剧的发生。


  二、儒家重视礼教的思想对梁祝故事的影响


  西周以前,礼(广义上的礼统指礼乐。)带有明显的原始巫术性质;西周取商而代之,周公“制礼作乐”,通过整理改造巫术礼仪建立起系统完善的周礼,通过“礼别异,乐和同”的礼乐制度规定,既能根据血缘亲疏、尊卑长幼在贵族阶层内部调整、规范和灌输各自的行为规范和等级意识,又能通过血缘纽带和情感联系密切统一在尊祖敬宗的旗帜下,从而维护和保证宗法分封制的正常运转、周天子的一统天下。随时间的推移,到春秋战国时期因血缘的疏远和周室式微、诸侯坐大,遂成“礼坏乐崩”之势。面对诸侯割据、社会动荡的纷乱失序局面,孔子主张恢复周礼,极力批判对礼乐制度的僭越破坏行为,他诅咒鲁国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他主张推行“礼治”,实施教化,以实现“无讼”的理想境地。他责备统治者“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主张“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当然,他的高明之处在于为礼找到了内在的人性基础,引仁入礼,以仁释礼,仁礼统一。“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而要实现仁,就得在日常生活中学习和遵守礼乐,孔子反复。强调“不知礼,无以立也”、“立于礼,成于乐”,“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因而要“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儒家后学继承完善孔子重视礼乐教化的思。想,发展成融合礼义(抽象的礼的道德准则)和礼仪或礼节(生活中衣食住行诸方面的具体行为规范)的系统。的礼学体系。如荀子把礼。视为治国之根本,认为“隆礼重法则国有常”,强调“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家无礼则不宁”。而礼仪规定则大至国家政治、军事,小至衣冠、交际,诚可谓“繁文缛礼”。


  而济宁先民重礼遵礼尤其渊源有自。鲁国直接继承了西周礼乐文明,并享有行用天子之礼的特权,号称“周礼尽在鲁也”,诸侯国朝。鲁“观礼”每每有之。礼乐成为指导鲁国政治、外交的根本原则,也渗透到鲁人社会风俗的各个层面,如。鲁人重农轻商、重义轻利观念、严男女之别等等,皆是鲁。国礼乐传统在‘化成民俗’上的表现。限于论文范围,这里只略谈后者。鲁宣公的女。儿伯姬嫁。给宋共公不久,宋共公即去世,她独居守节数十年;后发生火灾,时傅至母未至,竟坚守“妇人之义,傅、母不至,夜不可下堂”的礼节教条,绝不愿“越义求生”,被活活烧死。也正是在尊崇礼乐的文化氛围中孕育了儒。家礼乐。之学,而鲁国礼乐传统也借孔门师徒的弘扬,并没有随鲁国的灭亡而消失,反而更加深入到鲁人意识之中。由于孔门弟子的宣扬,“鲁人皆以。儒教。”,他们“服儒者之礼,行孔门之术”,甚至“举鲁国而儒服”。至秦朝,秦。始皇焚书坑儒,鲁国礼乐之学仍诵习不断,“鲁世世相传,以岁。时奉祀孔子冢,而诸儒亦讲礼、乡饮、大射于孔子冢。”当刘邦围攻鲁国时,“鲁中诸儒尚讲诵习礼乐,弦歌之音不绝”,至汉武帝时司马迁到鲁国“观仲尼之庙堂车服礼器”时,诸生仍“以时习礼其家”。汉武帝时期,儒家礼乐之学因能“夫列君臣父子之礼,序夫妇长幼之别,虽百家弗能易也”,适应了加强君主专制、巩固人伦纲纪和社会统治秩序的需要而登上了儒学独尊宝座,并在皇帝的大力尊崇和提倡下,对传统社会产生了日益深远的影响。也只有在儒家在孔孟之乡所塑造的礼学文化氛围中,才能理解梁祝故事情节的发展。祝英台虽然聪慧异常,敢于出外求学,但仍需“卒然变笄易服”女。扮男装,绝不敢径直女装外出。但就这样在古代已被传为美谈、奇谈,被视为冒天下之大不韪。因为儒家“严男、女之大防”,强调“男女授受不亲”,十。岁以上就得男女不同席而坐等等,严格隔离开来,青年男女同窗共读是决不允许的。否则,像现在这样男女同校同窗,祝英台以红装出现在峄山学堂内,梁祝自由相爱,自然就不会演绎出“十八相送”这回。环迂折的情节。这一点人人皆知,所以在此提出讨论,是因为它构成了梁祝悲剧。的逻辑前提。正因为礼节观念的束缚,祝英台虽然心中萌发了炽热的爱情之火,仍克制情欲,秉持礼节,在峄山上“三年衣不解”,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仍未做出肌肤之亲之举,十分难得地做到了儒家所说的“发乎情,止乎礼”。同样原因,祝英台虽然心中深爱。梁山伯,仍委屈自己答应父母许。婚马家,因为马家“三趟两趟媒提就”、“彩礼抬过一货箱”,而梁山伯则失期。未至,“第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成室家之好”,被马家抢了先。在山东琴书《梁祝情缘》中,面对梁山伯的恃强,祝英台唱。到“人家三媒把亲。定,我的大哥你能拿出什么来?”“我俩的婚事是私定,公开争来理不当……人家有凭咱无据”。在儒家看来,婚姻最重要的是“和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而不是两个人的感情意。愿。而“昏礼者,礼之本也”,在婚姻上更是马虎不得,必须严格遵循礼仪的规定。同样由于儒家强调“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祝英台在许给马家之后,再与梁山伯会面,就不再亲迎梁山伯于大门外,更坚持用帘子。隔开,于是才有了。“隔帘相会”的情节,有了山东琴书。“(英台)主仆二人来到二门上,叫丫鬟给我打个座,坐下英台九姑娘。小丫鬟忙把竹帘挂,放下竹帘影住姑娘”的唱词。另外,尽管祝英台敢爱敢。恨,还是不能大胆直率向梁山伯表达爱情,而是采取含蓄委婉的暗示;将定情信物交给梁山伯后让他“回家后没有人时偷望望。”,生怕“人家说你九弟我。不老帮”、“人家说你九弟不贤良”,这些也足以说明祝英台受儒家礼教熏染之深。


  再从梁山伯身上来分析。自幼即。饱读儒家经书、深受儒学编织的文化氛围熏陶的梁山伯,儒家礼乐观念比起祝英台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也许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竟然有一个年轻女子女扮男装出外求学,甚至还要主动表达爱意、自主选择爱侣、决定婚姻终身大事。于是,才有了憨厚老实、文质彬彬的谦。谦君子梁山伯,完。全没有意识到。与自己朝夕相处、同床共寝的。“契弟”祝英台竟是。裙钗女流,也始终不能领悟祝英台一而再再而三的含蓄甚至明朗的爱情比喻和暗。示,令人觉得简直不近常理。也就有了民间说唱文。学中师娘在床上放置金砖、盛满水的盆子、竹篱、纸糊帐的之类物品隔开。梁祝的情节,有了梁山伯的魂被师娘取走或者梁山伯的花窍被。鹅蛋堵塞故而不能识出祝英台为女的较为荒诞的传说。这些传说是民众对梁山伯不能辨别祝英台性别、领悟祝英台爱情暗示感到不合常理,难以理解,而做出的。理解和解释。由于一般下层民众受儒学浸染毕竟较浅,不能体会儒家礼乐信念对儒生的强大控制力,只好另作它解。只有从梁山伯。的观念和行为深受儒家礼教影响的角度,才能合理解释梁山伯如此的不解风情。


  讲到这里,必然涉及对祝英台追求爱情的评价问题。常有论者高度评价祝英台突破封建礼教约束、大胆主动追求爱情自由的意义,并且说对现代爱情和婚姻有着及其重大的价值和意义。笔者认为如此评价显得有些夸大和过分了。正如有些论。者所指出。的,梁祝悲剧的根本原因在于祝英台和梁山伯既想追求纯粹的爱情,又。要遵从。儒家的礼教,两者之间的根本冲突摧垮。了祝英台柔弱的心灵和生命。祝英台主动追求爱情我们。当然肯定,但毕竟她又严格遵从了儒家礼教的规定,舍弃自己意志。而屈从了父母的婚姻安排,是封建婚姻制度的遵从者和牺牲品,而不是冲破封建婚姻制度的。斗。士,同近代社会人们突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追求爱情婚姻自主不可同日而语。因此,不能过分夸大祝英台主动追求爱情婚姻的价值。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